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怀集县伟哥中文网_新闻天下——读取天下新闻

怀集县伟哥中文网

苏尼特左旗伟哥中文网

梁凤燕在阿婆家门口

梁凤燕在照顾阿婆

原标题:越南媳妇为邻居阿婆养老送终每日送饭擦身

在恩平市恩城街道顶冲村委会沙栏村,有一位叫梁凤燕的普通妇女,村里人说起她时无不竖起大拇指。她是一个越南籍媳妇,四年如一日悉心照料患病的邻居阿婆,并像女儿一样为阿婆养老送终,直到阿婆生命的最后一刻。上月初,她刚荣获2015年第三季度广东好人称号。

阿婆躺地上一整晚

梁凤燕今年54岁,身材瘦小。她1991年嫁到沙栏村,与村民蓝水扬结婚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她就认识了同村的黎阿婆。黎阿婆原来独自带着一子两女生活,后来儿子不在了,两个女儿也外嫁,每个星期只能回家一次,黎阿婆一个人住在村里自己的房子里,生活非常不方便。

黎阿婆家与梁凤燕家相隔两条小巷子,直线距离近20米。梁凤燕家里有两亩地,种了香蕉,出门种地的时候,就会路过黎阿婆家门口。每次路过,她都会和独自在家的阿婆搭话,随便聊几句,如果家里有了好吃的东西,她也会带一点给阿婆。

2011年,黎阿婆已经年近八旬,患有高血压、糖尿病等疾病。4月的一天早晨,一个决定让梁凤燕后来的生活起了变化。当天早晨,梁凤燕又路过阿婆家门去种地,她隔着大门叫阿婆,却没听到阿婆的回应。此时阿婆家的大门虚掩,应该是有人在家。叫了几声之后,她推门进去,发现黎阿婆倒在卧室的地板上,虽然意识清醒,但是喉咙已经哑了,发不出声音。梁凤燕连忙叫人一起合力将阿婆扶上床。

原来,阿婆夜里起来喝水,没想到摔了一跤,倒在地上,再也起不来,想大声叫人来,嗓子却哑了发不出声。阿婆就这样在冰冷的地板上躺了一夜。

梁凤燕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。村里本来花钱请了保姆照顾年老的黎阿婆,保姆除了要替阿婆做饭洗衣、擦洗身体,扶阿婆上厕所外,还要一口一口地喂饭,又脏又累,劳动强度大,保姆只干了1个月就坚持不下去了。后来,村里想再找人来照顾阿婆,但是再也没人愿意接手。

黎阿婆摔倒之后就只能一直卧床,需要有人照顾。这时,梁凤燕决定,她来担负起照顾黎阿婆生活的重任,而且也不需要村里给钱。

“因为认识多年,很熟悉,照顾她的生活也很自然,都是邻里之间相互帮助。之前没人照顾,我也看不下去,邻居有困难,就应该帮一帮。”梁凤燕说,她志愿照顾阿婆是出于一种朴素的邻里之情,她询问过家里人的意见,老公和两个子女都表示赞同。

深夜去阿婆家照看

从此,梁凤燕把黎阿婆当成自己的母亲一样来照顾。每天到了吃饭时间做好饭菜,先盛一碗端给阿婆。每次出门去地里干活,也会先到阿婆家里去看看,聊聊村里的新鲜事。每天吃完晚饭,她都会用热水给阿婆擦擦身子,换上干净衣服再睡觉。

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,3年多过去了,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意外。

但是2014年4月份的一件事,让梁凤燕心里很不好受,十分自责。那天深夜,梁凤燕从梦中醒来,心里觉得放心不下,就起床摸黑到黎阿婆家外转转,她听到屋内有动静,便推门进屋查看。发现黎阿婆又倒在床前的地上爬不起来。她连忙通知卫生站的人前来检查,幸好没有大碍。

“既然我担负照顾老人的责任,就要真心照顾好老人,应该更多地去她家走走,要更小心一点。”梁凤燕说,后来,在她的细心照顾下,老人的生活没有出现什么问题。

“看到老人生活得不错,又很愿意相信我,跟我说话,我就很开心了。”梁凤燕回忆说,照顾阿婆最困难的就是老人生活不能自理,有时候吃喝拉撒都在床上,但是老人比较重,她比较干瘦,一个人替老人翻身很费力,每次擦身体都要很久才能翻身。不过,最累的时候,她也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临终拉着手不放开

村里人说,黎阿婆的最后两个月十分依赖梁凤燕。

黎阿婆卧床之后,经常胃口不好,不想吃饭,梁凤燕就想方设法让老人多吃一点。一次,她让女儿出钱买来酸酸乳,没想到阿婆很喜欢吃。此后,阿婆隔三岔五就能吃上酸酸乳。有时候,梁凤燕还让儿女出钱买来咸鱼和猪肉,炖烂了拿给阿婆吃。

最后两个月,阿婆卧床在家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说不出话,也没办法冲凉。梁凤燕每天要送三次饭给阿婆,还要给阿婆擦三次身体,换三次衣服,早上8时多、中午12时、晚上9时各一次,每天雷打不动。

村里人回忆说,虽然阿婆生活不能自理,但因为有梁凤燕细致入微的照顾,阿婆看起来脸色红润,心情也不错。

“我问她怕不怕死,她说不怕,晚年还有人对她那么好!”梁凤燕回忆,阿婆最后的三四天里每天都黏着她,让她有时间多去家里聊天。于是,那几天她干一点地里的活,就去陪阿婆聊天。

最后两天,阿婆的两个女儿轮流回来照看。有时候,阿婆的女儿叫不醒阿婆,但是梁凤燕一来,在阿婆耳边轻声呼唤,阿婆就能有回应,抓住梁凤燕的手不放开。

2015年农历七月廿六,梁凤燕一早又给阿婆送早点,发现阿婆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,连忙叫人找阿婆的女儿回家,刚给阿婆穿好衣服,阿婆就去世了。阿婆的两个女儿给阿婆换寿衣的时候,阿婆的手还拉着梁凤燕的手不放开。

“老人就跟亲人一样,去世后,我连续几个星期睡不好觉,不过最后的日子有人服侍她,自然老去,我心里也觉得做了该做的事。”梁凤燕说,她现在还偶尔去阿婆家开门通通风,扫扫灰尘。她带着记者去阿婆家,房子没上锁,里面虽然空空荡荡,却干干净净。

当地街道办工作人员介绍,村里人都知道梁凤燕对老人的照顾,黎阿婆的女儿也很感激她。

好人最远到过恩城

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”实际上,梁凤燕家并不宽裕。整个村子都不算富裕,很多人家的房子都已年久失修。梁凤燕家在村里算贫困,现是江门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挂扶的省级贫困户。

她的丈夫蓝水扬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已经70多岁,很难做重体力劳动,两个儿女初中毕业不久就在外打工,收入不高。梁凤燕本人因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,也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,行动也很不方便。她家两亩地的香蕉每年的收成并不好,她和老公的生活还要靠儿女的接济。

她的家是一间墙体斑驳的老式瓦房,下雨时还有点漏水。记者在她家找不到几件电器,只有一台小电视,一套简单的木制桌椅,最多的就是贴在墙上的照片,有子女的照片,还有她越南亲人的照片。

她在越南读过小学,现在只能说恩平本地话而不能书写,听不懂广州话和普通话。平时只能找村里人,或者附近的越南籍媳妇聊天。

“最远到过大槐、良西、恩城。”她说,20多年来,她基本没有出过远门,一直在村里务农,村里人也善待她,她很感激。她只回过越南看望父母6次。后来父母不在了,她就没有再回去过。她说,如果有机会,她也想出门走走看看。

苏尼特左旗伟哥中文网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